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音乐 CG 手绘 日常

镜像花园-断章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剑灵刺客

从手握短刀那一刻起
吾等便是黑暗的子民
游走于阴影之中是吾等的宿命
敏锐与狠毒是吾等的信条
吾等虽被众人所抛弃
但吾等的道义却让诡异的烟幕为战友带来守护
让妖艳的紫雾花为黄泉路上的战友而绽放
吾等谨记:众人负我,我不负众人。吾等不惧成为孤独的影子,也不会是战友的拖累。胜利的路上,吾等必将以黑暗守护众人。 
我的匕首放在这里,我将牢记刺客的八大信条:狡诈、阴险、无情、冷酷、隐蔽、低调、自由、道义。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我为我自己而战,我将与光明奋斗。我的匕首放在这里,除非他的主人低头,否则它将永不折断。
这便是我们刺客誓言。

神啊 如果真有月光宝盒

为了报仇看电影:

不知道从1995年到现在有多少人复述过评议过大话西游里面的种种台词和桥段。有些人记得那么清楚,念每一句的时候都面红耳赤。好像那是他咿呀学语时候就学会的第一句完整句子那么兴奋,讲起话来的模样就好像是至尊宝他弟弟至尊玉。


第一次看大话西游的时候,我大概是8岁,还是夏天只穿着一个裤头在院子里面乱跑的年纪。我小时候的记忆很模糊,不像有人把幼儿园到小学的每天都记得清清楚楚。可我唯独记得那一盘大话西游的VCD,在超音霸的VCD机里面被卡的吱吱作响。这盘VCD在我无所事事的任何下午被反复拿来观看。

小学生懂个屁呢,大概那时候我是个文艺小学生。躺在沙发上,用...

ZT达拉马的实习鉴定书(雷斯林你怎么这么可爱

达拉马·银辉是我的学徒,在他实习期间,我总是能够发现他在工作室内 

独自一人认真刻苦努力工作学习研究,丝毫不受任何来自外界的影响,从来不 

打瞌睡、发愣、偷懒,对我交给的一些如研粉等基础性实践工作 

当作自己成长的必经之路,而不像一些狂妄的学徒一样对此 

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认为那根本不应自己亲自动手。在课上,我想说的是: 

达拉马的精力是如此的集中,如果不了解他对魔法渴求的人会以为上课 

他盯我的眼神不大正常………。而关于“那个”方面,就是那个…… 

他在那方面很自制,从不把异性带倒塔中过夜,至于 

召唤格拉布瑞如...

承认

我想它并非熄灭,而是一条内在道路的伸展。碎裂的是完整,终结的是出发。迸发和承认这般有力。这是诚实的美感所在。 

身心平稳安定,即可启程。独行亦可,有伴侣是赐予。自身安好,怎样都行。

最好的时刻,不是在于能够对彼此说出什么,并且说得清楚通畅。而在于有些话终于可以不再提起,并且让它在心里沉淀成一座安静的宫殿。 

彼此都太用力了,以至于到了末尾内心萧瑟。这是贪婪以及缺乏清和中正的缘故。

如果相会的时间只有一刻,愿这一刻曾经用了全力相待。如有半生,愿这半生相益互助,得着清朗喜悦。如有一生,愿以这一生彼此实现和成全。 

我想对待一件事情最好的态度,其实如同击球。当下接起并快速打回,此间没有犹疑,也无期盼。人只能做当下面对不可选的唯一一件事。现实是飞速旋转而来的每一次重击,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回应,承担,结束和忘记。这就是完成。 

只是要学会等待,并且保持信任

时间一定会把我们生命中的碎屑带走,漂远。而把真正重要的事物和感情,替我们留下和保存。最终你看到这个存在,是心中一座暗绿色高耸山脉。沉静,安宁,不需任何言说。你一定会知道,并且得到。只是要学会等待,并且保持信任。 

对于种种喧嚣,或种种落寞,到了最终的确除了但笑不语已没有更妥当的方式了。

她说,也许,我们再也遇不到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了。那个最值得爱的,为此愿意激烈地付出自己所有的人。我说,那个人本来就不存在。每个人死去时,若有人在身边,未必是最爱的人,而是陪伴照顾有恩于你的人。爱的人,是帮助我们看破心中幻象的人,他最终作用是让你突破迷障,看清自我。他完成后即离去 

 有一个夜晚,他告诉自己,这样的难过只能有一次。黑暗中的祈祷,都会成真,上天给出正确的安排,从来没有错误。曾经我们期待过完美的东西,后来知道它没有。即便如此,这也不意味着可以妥协,去接受残缺以及对自己的失望。 

画画不是压力。并非不得不画,而是想到就可以画,这是职业的幸运。唯一的压力在于它让你对自己总是有要求。它不停止这种胁迫和驱动。它会成为不宁沸腾之地,火焰能量渴求储存涌动。并需面对呈现背后更为深切的空虚。

好饿

最终还是旅人,留恋的不能驻留,喜欢的不能带走

霹雳经典语录

上官寻命:出场要气势,杀人要低调。

军督:吾不但要你败 还要你败得无地自容
剑子 :朋友当以分忧、吐槽、挡箭牌用

萧中剑:我交的是朋友不是立场,交朋友贵在真心诚意,信不信由你,我怎么做在我。

宙王:孤已经让你多活了一集了

      孤对你是初遇倾心 再见痴心 用尽苦心 不顾良心 终生费心 欲得芳心 难道你心 不懂孤心 

御不凡: 我怕你来,又怕你不来

妖应:侬是万剑之王,你是侬的剑下奴,侬不准你败给除侬以外的人。

狂龙一声笑:好人难作,回头

魔王子语录

       1.这世上蠢人多,而聪明人少,多数表决其实是让多数蠢辈决定蠢事。

  2.有权力的人,只要轻声细语,每一个人也能听得详细;没权力的人,就算声嘶力竭,也没人听闻。

  3.所谓的会议,不过是一群彼此不能被说服的人,在努力呻吟而已。你们可以继续呻吟,吾喜欢看,看一群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努力保持风度的丑态。

  4.明明是众人想除之而后快的对象,却又想留下敌人的敌人,为了更大的欲望,所以掩盖现在的欲望,这场枭皇论战并无新意。离开吧,替西瓜化妆都比参加这场会议来得有意义。

  5.礼仪,是上者逼使下者更加屈服的心理枷锁,因为违背礼仪将招致...

子陵:你这句话插中我的心窝,非常之痛

(这样的口头禅真的没关系吗?!

作孽

你为何贪恋他的温暖

你不过是旅人

停下来喝一口他手心的水

然后继续前向

无需留恋

波浪一下下摇散了头发
吐出凉凉的舌头
没有看见
鱼鳍形的帆
侧过身沿着岸边逼近
渔灯又红又暗
表示累了
一只手松开妻子的发簪
螃蟹不知为什么挣扎着
变成铜板


有许多时间,像烟
许多烟从艾草中出发
小红眼睛们胜利地亮着
我知道这是流向天空的泪水

那些花在变成图案
在变成烛火中精制的水瓶
是有点晚,天渐渐暗下来
巨大的花伸向我们
巨大的溅满泪水的黎明
无色,无害的黑夜的泪水

有点晚了,水在变成虚幻的尘土
没有时间的今天
在一切柔顺的梦想之上
光是一片溪水
它已小心行走了千年之久


不要在那里踱步

天黑了
一小群星星悄悄散开
包围了巨大的枯树

不要在那里踱步

梦太深了
你没有羽毛
生命量不出死亡的深度

我是鱼,也是鸟,
长满了纯银的鳞和羽毛

在升起的现实上,
我飘散着,盲目的,
像冰花的泪,
化为缓缓升起的云雾,
把命运交给风

避免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看见它
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您避免了一切开始

抉择

我不敢看你
风摇荡不定
另一个世界
更广大无垠

梦鸟

整个雨季
你都在飞

把红宝石的泪珠
不断衔来

每块巨石下
都有一袋银币

你却在巨石上
唱歌

你有更多的秘密

你站在
黑夜的门前
站在最后的夕光里
燃烧的发缕
一丝丝
飘进死亡
你看见了石像

不要问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
人生就是这样混浊!
人生就是这样透彻!
闪电早已把天幕撕破
在山顶上
尽管唱歌,尽管唱歌
看乌云在哪里降落。

天鹅呵,游荡的诗魂,
抛下了血红的王冠,
抛下了黑色的星。

我是黄昏的儿子
爱上了东方黎明的女儿
但只有凝望,不能倾诉
中间是黑夜巨大的尸床

我所渴望的美,
是永恒与生命;
谁知它们竟水火不容。
永恒的美,奇光异彩,
却无感无情;
生命的美,千变万化,
却终为灰烬。

星月的由来

树枝想去撕裂天空,
但却只戳了几个微小的窟窿,
它透出了天外的光亮,
人们把它叫作月亮和星星。

我屈从于她们
死于剑下的晚霞的姐妹
在夜色中起飞
我屈从于黄昏秘密的飞行
肉体回到黑夜的高空

晚霞充满大火
和焦味。一望无际
伸展在平原和荒凉的海滩
两半血红的月亮抱在一起
那是诗人孤独的王座

让我的弓满了,在你的光环中断裂
热闹感我的红色羽毛红色血泊绑在你身上
我爱你身世之谜,除你之外
   我没有其他的谜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从地上抱起
被血碰伤的月亮
相遇的时刻到了
她属于我了
属于我了
永远
把我引入孤独的深渊
相遇的时刻到了

天空倒下
天空歪歪地挂着
十个太阳的肉体
在土下
刨着血

我在地上,像四个方向一样
在相互变换,延长人类的痛苦
在这平静漆黑的时刻
天下的血泊 流在我肉中
我延长着死亡就是延长着生命


诗人的最后之诗

诗人对她说着

我需要你
我非常需要你
就一句话
就一句
说完。我就沉入
永恒的深渊

死亡

“在这个平静漆黑的世界上
难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死亡是事实
唯一的事实
是我们天然的景色
是大地天空
只有痛苦和柔情
使我们脱出轨道
像从天上
倒栽下来
长出歪歪的血腥果实
从头颅开始
从血腥的透露开始
倒插在地上
用所有的土
充塞脑壳
喊叫而哑默的四肢
从泥地上
歪歪斜斜地长出
诗人
被死亡之水摇晃着
心中只有一个人
在他肉体里
像火焰和歌
痛着
心中只有那个人

除了爱你
在这个平静漆黑的世界上
难道还有别的奇迹

我需要你
你更需要我
就一句话
就一句

诗人纯朴的嘴唇
含着水晶、泥沙
和星
长在水里
水面上我一直不肯献出
东西。我孤独积蓄的
一切优秀美好的
全部倾注在你身上
一连串陌生苦楚的呼喊
布满...


打击在这个浅薄的时间
除了死亡
还能收获什么
除了死得惨烈
还能怎样辉煌

一直穿过断岩之片、断鹿之血
笔直堕入地狱

拖火的身体倒栽而下,轰轰填塞地狱


           肉体在牢中
    盛火的地穴
    一团火光
    环草而舞
    我在欲焚的爪上
    舞蹈、注水,守护大地之杯
    我在欲焚的爪上断死野兽,随意毁坏一切

           大石头深处
    地狱门关户闭,或张开双臂欢迎你
    而我面火做舞,神态安详做舞...


我不是你们的皇帝又是谁的皇帝
火 或被残暴的豹子双爪捧上山
献给男一个比豹子更孤独的皇帝

阴森森的肉
身穿山洞,照亮山洞
身穿月亮,身穿白色酒杯
使太阳倾斜 大海骚动
你这来自何方的阴暗的
神的女人?
土地向上涌 各种阴暗的生长
用火照亮
黄金走出山顶洞
白骨变成人
化成浓烈的血 一声闷叫
婴儿 你烧焦 红灼
卷曲的血红色平面

灯下我恍惚遇见这个灵魂
跳上海水她要踏浪而去
大海在粮仓上汹涌
似乎我雪白的头发在燃烧


头盖骨被掀开
时间披头散发
时间染上了瘟疫和疾病
血流满目的盲眼的王
沿着没落的河流走来

诗歌阴暗地缠绕在一起
春天的角渗出殷红的血
胜利者将火把投入失败者的眼眶

雷……王座与火轴……骄傲而阴沉

森林中黑色的刺客
迅速下降到煮头的锅中。
内脏黑暗 翻滚过地面
太阳中殷红如血的内脏吐露:剑 

太阳在自己黑暗的血中流了泪水
那就是黑夜。

泪水 带着她的影子她的锁链 在荒芜的山上飞

那些紫红的雪 血腥的张开的嘴
既是沉默,也是失败
正在到达午夜的千年王国深处坐着谁?
坐着怎样的王者?
杯口断裂 也是失败
谁的鲜血未能将这只杯子灌满? 

谁是无名的国王?
深渊而黑暗——
与我死后同穴的千年黑暗是谁的鸟群?
谁的一层灰烬也与我死后同穴?

谁是无名的国王?众天之王?
在塔楼管理其它性命的是谁呢?
在六角形的星星内 在塔楼里 他是谁呢?
拥有一条线索和宿命的血 拥有全权的沙漠和海拥有埃及的书
死亡的书
在夜晚的奥秘中啜饮泪水的无名国王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什么?

那些眼睛又看见了什么?!看见了谁
在褐色的高地
我不停地落入谁的...

鲜血 在天上飞
在海中 又回到
熊熊大火
大火在天上飞
又在海底
变成寒冷的鲜血

太阳的血污催动。万物互相焚烧。焦黑。

这些心肝状 卵状 羊头状的血红月亮
照着凄凉的平原 斧子或羊皮 竖立或斜插在幽蓝 虚无 的海中那就是
我们狭窄的陆地
春天吐火的长条陆地你布满时间的伤疤。


……空虚 黑暗
我像是被谁 头脚倒置地扔入大海。
在海底又被那一场寒冷的大火
嘶嘶地烧焚
我越长越繁荣
几乎不需要我的爪子 我的双手 我的头骨
我的爪子完全是空虚的。

幻象的死亡
变成了真正的死亡

黑夜是什么
所谓黑夜就是让自己的尸体遮住了太阳
上帝的泪水和死亡流在了一起。
被黑暗推过
一千年 一万年
我们就坐得更深 走进太阳的血中更深
走进上帝的血中去腐烂

无边黑夜里
乌鸦的腿骨变成了我的腿骨。
双翼从我脸上长出。
月亮阴暗无光的双翼
携带着我的脸 在黑夜里飞翔

我诞生在海上
在有一瞬间
在血红的月亮上
喷吐着天空浓烈的火焰。

铺开大地那卷曲的刃
这时候我仿佛来到了海底
顺着地壳的断裂 顺着洋脊
看见了海底燃烧的火 飞行的火
嘶嘶叫着化成冰凉的血。

水滴也在燃烧
血液起了大火
船只长成大树

太阳刺破我的头盖像浓烈的火焰撒在我的头盖
两只乌鸦飞进我的眼睛。
无边的黑夜骑着黑夜般的乌鸦飞进我的眼睛

我孤独一人
没有先行者没有后来人
在这空无一人的太阳上
我忍受着烈火
也忍受着灰烬。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我还爱着。虽然我爱的是火
而不是人类这一堆灰烬。
我爱的是魔鬼的火 太阳的火
对于无辜的人类 少女或王子
我全部蔑视或全部憎恨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味——
我还爱着。在人类尽头的悬崖上那第一句话是:
一切都源于爱情。
一见这美好的诗句
我的潮湿的火焰涌出了我的眼眶
诗歌的金弦踩瞎了我的双眼
我走进比爱情更黑的地方
我必须向你们讲述 在那最黑的地方
我所经历和我看到的
我必须向你们讲述
在空无一人的太阳上
我怎样忍受着烈火
也忍受着人类灰烬

那时候我已经被时间锯开
两端流着血 锯成了碎片
翅膀踩碎了我的尾巴和爪鳞
四肢踩碎了我的翅膀和...

昔日大火照耀
火光中心 雨雪纷纷

肮脏的书杀人的书戴上了我的头骨
因为血液稠密而看不清别的 

让我用回忆和歌声撒上你金光闪闪的车轮
让我用生命铺在你的脚下,为一切阳光开路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天空和海水的长诗 

我不应该整夜抱着枪和竖琴成为诗人和首领。

阳光从天而降穿透了海水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生命和世界的长诗 

我接受我自己
这天空
这世界的金火
破碎 凌乱 金光已尽
接受这本肮脏之书
杀人之书世界之书
接受这世界最后的金光
我虚心接受我自己
任太阳驱散黎明 

©镜像花园-断章 | Powered by LOFTER